散文——疫战之虹
2020-04-24 10:51:00  来源:法润江苏

那道虹

浓缩了世间

所有色彩和滋味

在一滴泪上

绽开

—— 题记

白口罩

是谁,隔着你亲吻春天?

是谁,戴着你拯救幸福?

是谁,制着你通宵达旦?

是谁,运着你千里驰援?

是谁,捧着你奉献心血?

湿漉漉的目光,从苍穹落下,悲悯如挥不去、化不开的烟岚。

那早春二月的雪,与呵护肺腑的口罩一样白,与病房的生命长廊一样白,与被汗水浸透的防护服一样白,与请战书的纸页一样白,与隔离窗外的月光一样白。

那覆盖大半个脸的雪,与远行的蒲公英一样白,与母亲的发际一样白,与故乡的棉野一样白,与风中的水袖一样白,与童年的芦花一样白……

所有的忧伤,所有的感动,所有的震撼,所有的沉默,所有的呐喊,都蛰伏在那面洁白的墙背后,等待久违的春雨。

被裁成切片的云朵,罩在清新与污浊之间,插在阳光与噩梦之间,护在嫩芽与严霜之间,宛若纤尘不染的心扉,密织着安康的经纬。

我明白,你明白,他明白,春寒中的一切生命都明白——

没有今天的口罩白,哪有明天的海棠红、桃花粉,哪有年年菜花黄、芳草绿?

没有口罩上方的明眸,哪有犀利如箭的春汛?

没有口罩后面的天使,哪有载着祥和翩跹的羽翼?

没有脸颊上的道道勒痕,哪有大地冰融后的条条清溪?

唇齿无言,心谷有声。隔不开的,是匆促的脚步。倒不下的,是出征的旌帜。写不尽的,是昨夜的骊歌。忘不了的,是荆楚的热血。剪不断的,是春回的故事。

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为了谁,却不知道——

有多少人望眼欲穿,盼你平安归……

红马甲

你是一片枫叶。

燃烧在疫魔肆虐的这个春天。

从那片苦心冒出第一片嫩芽开始,就有人背起行囊。从清晨出发,熬过噩运的炙烤,承受夜的悲凉。

一路风雨如磐,那道红色的身影逶迤成疫线的火焰。被天使踏足轻触的每一缕萧索,均化成点点星火,温暖世间的一瓣瓣凉薄。有一枚渴望被打开的种子,悄然植入时光的裂隙,蕴育一次崭新的啼啭。

你是一缕霞光。

穿行于疫霾浓重的这方水土。

纵然阴冷漫天,温暖从未缺席。当灾难降临,总有一种力量,陪伴季节,熬过长夜与风霜,迎来樱花满园。

任瘴风呼啸,任冰雪覆盖,任焦虑涨潮。你总是带着太阳的嘱托,在这条通往春天、布满荆棘的路上,来来回回。多少血汗,多少泪水,在无数次分离聚合里飘落。硝烟弥漫里,你护航着生命之舟,寻觅人间的新港湾。

你是一抹血色。

皴染出疫气消弭的这朵祝福。

明天,和什么一起来临?驻扎在江城上空的死光,将自由呼吸的梦扼杀,给晨钟一个残酷的答案。

听,荆楚大地在挣扎,华夏脉搏在震颤,声声号角在呼唤……那颗心,时刻绷紧着,时刻厉秣着,时刻倾献着。山高水长、夜深露重,可你无所畏惧、热血依然,用最坚毅的目光微笑着告诉世人:“放心!有我在!”

当黑暗过去、黎明来临,一轮青春再度升起,你的笑靥迎风绽放。

当春回疫去、山河无恙,一段传奇永载史册,你的剪影默然隐遁。

可我知道,你在春天的逆行,早已将自己交给远方……

藏青蓝

人世间的平安色,疫战中的赤子心。

那一抹藏青蓝,是生命的底色,是青春的原色,是希望的母色,是奉献的本色,是战斗的曙色,是灵魂的成色。

一队血管里澎湃着黄海的逆行者,一队警徽上铭刻着铁魂的逆行者,一队为春暖花开而栉风沐雨的逆行者……你时刻铭记父老乡亲安度疫,却总是忘却自家紫燕几时回。

在斑斓的世界里,藏青蓝是最平凡的颜色,却蕴含着大海的质地、天空的纹理、梦想的经纬。它犹如忠诚之笔写下的使命,让一种奉献情愫流淌在人生的字里行间,给千家万户带来安详,给大街小巷送去宁谧,给战疫边陲装上铁闸。

小区里,你用脚板烙下一行行“平安印”;隔离点,你用守护解开一串串“忧心结”;路道上,你用严查排除一个个“隐形雷”;企业中,你用服务种下一茬茬“金银果”;居民家,你用真情融化一朵朵“冰凌花”。

遥想当年,在得与失、苦与乐、爱与恨的博弈间,你毅然选择了这身藏青蓝。从此,你的生命注定与拼搏、突击、星夜、孤守、离别常伴。而今,疫情汹涌,你依然是那肩扛危难的潮头兵。

有一种前行叫义无反顾,有一种奉献叫无怨无悔,有一种精神叫迎疫而上。

比荆楚更近的是心灵,比心灵更韧的是信念,比信念更稠的是热血,比热血更长的是远方……

岁月爬上你的额头,时光驶过你的双肩。晨光中,你拨开疫霾跋涉而来。那一条条沧桑里,绽放多少刚毅的微笑,托起多少稚嫩的翅膀。

青丝何时已落雪?你不知道。只有那身藏青蓝,记得其中的一切……

黄金线

一条线,一条世间最宝贵的线,却又是一条看不见的线。

一条线,在这个疫情肆虐的春天绵延,隔着生与逝、聚与离、爱与痛、欢与悲。

一条线,系着亿万黎庶的安康,连着华夏社稷的弘壮,串着未来一个个珠玑般的日子。

一条线,比金子贵、比泰山重、比长城长、比纤绳韧、比白发细,它的本名叫隔离线,别名叫生命线、幸福线、平安线、如意线。

从江城出发的那声声啼血的呼唤,带着镰刀和锤头的重托,带着一位耄耋赤子撕心裂肺的悲悯,带着一柱柱热血脊梁的铿锵誓言,惊雷般荡过大地的角角落落。

每一声里,都涌动着逆行的决绝、搏击的果敢、求真的执著,都有责任在燃烧、良知在震撼、道义在坚挺、铁骨在巍峨,都有爱心在发芽、泪光在闪烁、力量在凝聚、希望在蓬勃、阳光在发酵。

在血性里诞生,在狂澜里锚定,在民心里延展,那条线,那条最惊心也最暖心的线,实实在在地挡在了疫魔面前,似铜墙、如铁壁、若石门、像坚闸、赛天关,并催生了一个伟大的拐点。

从那天起,从彼时起,一场全线反攻吹响号角。疫魔的阵线在节节后退,健康的防线在渐渐复苏。与天际相融的海岸线上,那短兵相接的拼杀从来未曾停息。

线外,山河无恙、岁月静好;线内,波诡云翳、危机重重。

可那群最伟岸的逆行者,却矢志挺进线内,一直拼搏着、鏖战着、坚守着、涅槃着、牺牲着、胜利着。生命的锋线在延伸,勇士的心血在倾洒。碧野无言,只留下岁月带着果香的痕迹。

哦,那条线,那条生命的黄金线,一直横亘在战斗者的心中、梦里、眼前、身后。

那是党性在凝结,厚德在芬芳,一个大写的“人”字在挺立……

绿叶子

居家隔离的日子里,你时常伫立窗前,看远方的云,听过去的歌,想未来的事。

那个清晨,雾浓得恍若化不开的愁绪。可一片无意间遗落窗台的蒜瓣,用它细如米粒、色泽柔绿的生命之旗,唤醒你怅惘的目光。

在没有泥土、没有水分的绝境里,一星新翠以它的不折不挠,颠覆了你厚重如山的忧伤。

呵,隔住的是疫魔,隔不断的是阳光。

用什么为这个春天造句,为这场战疫呐喊?你蘸着绿色的音符,在心扉上轻轻写下一行咏叹。

是的,春色终将来临,东风自会茁壮,燕子正在飞往故乡。

再荒芜的沙漠上,也有梦和希望在蔓延,也有绿意在驼峰里流淌。

隔离病房的春天,星夜兼程,那个许愿从来未曾冷却。

被防护服、输液瓶、氧气包剪影的窗外,那株油菜将绿伞举过头顶,为一双明眸遮住尘埃。

悄然间,定会有一双纤手,拨开层层疫霾,还岁月一地灿烂。菜花呵,纵是隔着三万六千个日夜,依然有人记得你的容颜。

时光,那一夜的大雪,也融化不了你搁浅的祝福。此刻,却因一簇新绿,而涌起潺潺期待。

在这方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上,没有人是座孤岛,疫魔的浊浪再肆虐,也总有方舟将你包围。

是谁,让思想在颠簸中开花,让脚步在徊惶中寻找地平线,让明天在阵痛中抽穗?唯有爱。

此刻,有多少人在黄海之畔的雨夜里,遥念江城。世界安静,我听见一片叶子呼吸的声音。

有一种新生、一场怒放,给平凡的生命、孤独的背影,平添了几许诗意与美好。

阴翳已接近尾声,让我们细细咀嚼失而复得的幸福,愿悲凉不再重演……

黑眼睛

那一刻,你仿佛听到了梦碎的声音。

疫魔的咆哮,犹如发狂的怒潮,将这个刚刚破壳的春天碾压。

有多少双黑眼睛里,漫过深潭般的惊恐。继而,又被一些人、一些事点亮。

逆行者的心中,总有一个牵挂,让忧伤不愿触及。

一队队勇士,以血肉之躯在病毒的丛林里穿梭,为明眸守护童话的城堡。

有一种永不凋敝的热切,乘着天使的翅翼,将爱投撒到那座岛上,播种到渴望绿色的目光中。

残灯里,黎明的钟声依稀。有多少人,因爱与责而无眠。脸颊上,几缕新添的压痕,如闪电划过苍穹。步履中,疲惫宛若从篱笆穿过的朔风。

此时,江城的又一茬希冀悄然萌发。

阳光却如受伤的小鸟,躲藏在你黑葡萄般的眼珠里。

以生命拯救生命,以安宁赎取安宁,有多少决绝的背影,在疫魔的围攻中绵延成长城。

袒露你的襟怀,邀请季节望向蓝天的深处。永远别淡忘,一只自制口罩或一封无字家书告诉你的传说。

那群人,时刻揣着镰刀与锤头的寄望,立于生与逝的十字路口,为幸福护航。无言风萧萧,长恨未尽时,黑眼睛里升腾起一片虔诚,如同赤子的坚守。

若无离乱,寂静也是一种温暖。防护服上,几缕未干的墨迹,被来自天南海北的眸光膜拜。

仿若视大地为亲人的父老,一生都在手握镰刀,收割卑微却丰盈的尊严。

时光留声,用融入倾听你的故事。

是谁,一直陪到你,看见窗棂间的月亮?

给春天些许时日,让峭风长长地、徐徐地漫步。

沿着你的视线,万千红缨已兵临城下……

紫云英

那个乍暖还寒的清晨,一辆满载责任、使命与激情的青春,整装待发。

江城在召唤,荆楚在召唤,黄鹤楼在召唤,生命在召唤,那片热土上的一切都在召唤。

在送你启程的路畔,一丛紫云英于风中轻曳,宛若挥别的衣袂。

从黄海到汉江,一路向西,车辙犹如一架延绵不绝的长梯,插进江汉平原的苍茫里。

号角在故土吹奏,战斗在异乡打响,之间是一根跨越千里的长青藤。

厚重臃肿的防护服,宛若沉沉的铠甲。多想拉开一条缝,让无恙的风拍打脸颊,让安谧的雨滋润眼眸。

可充斥耳际的,是扑向疫魔的战鼓声、剑戟声、喊杀声、冲锋声,是血液的澎湃声、心脏的跌宕声、肺腑的开合声,是烽火的猎猎声。

此刻,那凝结着乡愁的紫云英,却在静静地守候一个人。

紫色的记忆,沿着春天的脉搏游走,仿若播放了千万年的老唱片。却,又是第一次穿越如此完整的夜,把脚下的煎熬走成地平线。

遥望同沐一江春的樱云,一颗紫莹莹的心,通过阳光快递发出邀约:期待与你一起燃亮整个疆场!

春寒渐尽,一个矫健的身影正在走来。那炷香般倏然明灭的期待,因一曲凯歌的初起而明朗。

有多少良知、多少不屈、多少刚毅、多少血性,被返青的疾风唤醒?

疫情挡不住,来自故土的气息。

战报上的每一行字句,都是弹奏乡情的琴弦。

你紫云英般明亮的青春,江轮般呼啸的青春,麦芒般勃发的青春,却在远方的火炉里淬炼成永恒。

从此,每当我回眸之时,身后总是一片洁白……

作者/孙成栋

编辑:任虹
澳客彩票 全讯网送彩金 3d黑彩平台送彩金 百家乐免费送彩金 申请送彩金的网站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不看id 澳客彩票 博彩论坛送彩金 送彩金的棋牌app糖果派对 彩票大赢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