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这里的乡村静悄悄
2020-04-26 10:29:00  来源:法润江苏

时间 夜。

地点 乡村。

人物 小 陈——30岁,安监干部。

马小九——40岁,非法化工生意人。

孙毛毛——35岁,非法化工生意人。

[舞台左侧,追光圈里的应急管局安全生产监察领导:“安全是人民的基本要求,是改革开放发展的基本前提。就在今年3月21日,江苏盐城响水县天嘉宜化工公司发生了特大爆炸事故。事故发生的瞬间,78个人葬身火海、28个人失踪,近百人重伤,巨大的经济财产在爆炸声中,灰飞烟灭……苍天为之落泪,人们的心为之颤抖撕裂,这血的教训、生命的代价,让人感觉是那样的惨痛悲催……

可是,至今仍有利欲熏心的人,他们还在违法经营,违法租房、违法储存危险化学品。他们将货物从城市转移到山区,再从山区转移到乡村,反复来回打起游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手法多变,逃避罪责,而使看似平静安宁的山区、水乡充满了隐患危机。据群众举报,今晚在夜幕掩盖下的乡村又有新的案情。为此,我们将以保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名义,采取措施,暗查暗访,追踪嫌犯,将他们绳之以法。(手机响,通话)小陈,你在什么位置……好,继续跟踪,抓住有利时机……查出窝点……”

[舞台右侧追光圈里的小陈:“请领导放心,请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保证完成任务……”

[收光。领导、小陈隐去。

[幕启。朦胧月色下的乡村一角,舞台中央后区有遮盖着的物品。

[马小九和孙毛毛分别从两侧摸黑上。他们的样子像贼,边走边四处看,似在找人,又怕被人发现,对着手机轻声呼叫:“孙毛毛——”,“马小九——”,在舞台中央处,俩人屁股撞在一起,同时吓了一跳,又同时认出了对方。

马小九 孙毛毛!

孙毛毛 马小九!

[小陈盯梢暗上,躲闪,有时被孙毛毛当是马小九。

马小九 没有被人盯梢吧?

孙毛毛 (回顾)有吗?没有。

[三人有时搞错人。

[小陈感觉手机震动,拿出手机(示意发短信)避开下。

马小九 你这里都堆好了吧?

孙毛毛 都堆好了。你呢?

马小九 好啦。

[俩人得意地:“顺顺当当,定定性性,开开心心,成功转移(击掌)耶!(大笑),马小九突然捂住孙毛毛的嘴:“小心被人听见!”孙某厌恶挣扎,扒下马小九捂嘴的手。

孙毛毛 真臭!

马小九 (嗅着手)香,真香!(亲吻发出声音)

孙毛毛 你流氓!

马小九 深更半夜男女一起,勿是流氓,也是搞不正当关系!

孙毛毛 放你的臭屁!专门往歪想,你马小九不是什么好东西!

马小九 呀呀呀,开玩笑呢。

孙毛毛 安监的人不会巡查过来吧?

马小九 你的货从路上走,陆运;我的货从水上走,水运。你藏村西头,我藏村东头,鬼佬佬的娘舅晓得。

孙毛毛 堆这么多易燃易爆化工品能安全呀?

马小九 你原来堆的地方更不安全,城里居民住宅一幢接一幢,商场商店一爿连一爿,危害更大!安监巡查到,哼,罚款罚死你!没收充公吃官司!

孙毛毛 我担心这里也不安全,万一有人抽烟惹着火,灶膛烟囱冒火星,噼里啪啦,轰——爆炸!(害怕状)

马小九 (讥笑)吓傻了,吓傻了。

孙毛毛 你不害怕,你傻呀?一村屯人的性命呢。

马小九 不要自己吓自己。告诉你,这个村子就要拆迁,人家都搬空了,哪来的烟囱冒火星,抽烟惹着火。没有!

孙毛毛 村上房子都空着?

马小九 空着。

孙毛毛 没人管?

马小九 没呀。

孙毛毛 空着没人管的房子,你叫我把货运过来,堆进去,你收我的房租,算盘打的好,真好!你王八蛋,小九九!

马小九 你有没有搞错?是你求我,求我找个地方,转移危险化工品,逃避检查的。现在房子找到,东西放好,安安稳稳,妥妥帖帖,收你点房租,话说这么多,下次鬼才帮你呢。

孙毛毛 你自己也要逃避,也用无人管的房子,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凭什么你要收我房租?还我钱,还钱还钱……

马小九 (窘急)房子是我表阿姨的表兄的表舅婆家的!

[小陈暗上。孙毛毛看到小陈,小陈示意不要声张。小陈盯着马小九。

马小九 表阿姨的表兄的表舅婆家的就是我家的,我租给你,你就得出租金!

小 陈 一表、二表、三表、四表,你是几表了呀?

马小九 (惊)你,你村上的?

小 陈 不像吗?

马小九 (暗中)真冒出个鬼佬佬的娘舅!

小 陈 你说的什么新旧呀?

马小九 我是说娘舅,你是我娘舅。

小 陈 你年纪比我大,叫我娘舅?

马小九 大外甥,小娘舅。(暗中)地底下冒出来的。舅家村上的……呀,这个……

小 陈 狗也要叫娘舅。

马小九 娘舅就是娘舅,跟狗不搭界。(拿出香烟来)来,娘舅,抽烟。

孙毛毛 (夺过香烟)你作死呀!

小 陈 喔哟哟,老公付根烟,你这小气样!

孙毛行 他不是我老公!

小 陈 不是?

孙毛毛 不是,绝对不是!(将烟塞进小陈口袋)

小 陈 不是也是,是也不是,是与不是……(拿出打火机,作势要点火抽烟)

孙毛毛 (大惊)娘舅!(急冲上,打火机没抢到,跌跪下)求你,求求你啦!

小 陈 怎么啦,怎么啦?

孙毛毛 (急切,指着)都堆着易爆易燃的化学品,惹到火,噼里啪啦,轰——炸你到天上!

小 陈 易燃易爆?

马小九 (急捂孙毛毛嘴)别说,别说了。

孙毛毛 (拉下)真臭,臭手!(对小陈)还有核泄漏呢。

小 陈 还有核泄漏?日本人的?

马小九 她瞎说!是化学毒品泄漏。(对孙毛毛)核泄漏也轮不上你呀。

孙毛毛 呀呀呀,就轮上你呀?

马小九 你就抬杠吧!(拿出整包烟塞进小陈口袋)朝那个方向,走出三公里,上风头去抽,尽管抽,去吧,去——

小 陈 (对孙毛毛)你老公就比你大气。

孙毛毛 刚才跟你说过,他不是我老公,你还说,少年痴呆症!

小 陈 你噼里啪啦,轰!讲得这样热闹,我才不信。(欲打火抽烟)

孙毛毛 (急)别别别!求你,求求你千万别点火,别!

小 陈 看看还不行吗?

孙毛毛 只要不点火,只要不点火(欲掀开遮盖)

马小九 (拦着)你傻呀?

孙毛毛 省得他不信呀。

马小九 不能让他看!

小 陈 有啥了不起的,不看就不看(欲抽烟,打火)

孙毛毛 别呀,别呀,他不让你看,我让你看呀。

[马小九拦着被孙毛毛推开。

孙毛毛 (拉马小九一边)你的东西,还是我的东西?我说让他看,就让他看,怎么的!你不让看,人家点火抽烟,点火抽烟——轰!你不想活啦。

马小九 我是怕,怕被人知道了不好。

小 陈 (察看物品)这些都是易燃易爆的?(拿出手机拍照)

孙毛毛 你拍啥呀拍。

小 陈 好奇好奇。(继续拍照)

马小九 (气急败坏)不准拍,不准拍!(抢手机)

孙毛毛 拍就拍了,着什么急呀,只要他不点火,不发生爆炸,怕什么怕。

马小九 泄了,曝了!(气的直跺脚)

孙毛毛 啥叫泄了,曝了?

马小九 泄密,曝光,你就一傻瓜婆子!

孙毛毛 你才傻!

马小九 傻瓜婆!

孙毛毛 傻子!

[俩人指责互骂(无声)。

小 陈 (暗中,手机通话)查到了,查到了,对,转发给你,好,转了。(笑)他们正在吵架,(马小九和孙毛毛吵骂声起)你听,你听……

[马小九和孙毛毛大惊:“你你你……”

小 陈 你什么你?

马小九 你盯梢!

孙毛毛 你卧底!

俩 人 你是安监!!

小 陈 确切说,我是安全生产巡查监督员。

俩 人 呀——他是空子!

小 陈 你们非法经营、非法储存危险化学品,(指马小九)你还非法出租房屋,三个非法,证据确凿,等待你们的是——

俩 人 (垂头丧气,互指对方)罚款罚死你,充公没收吃官司!

孙毛毛 (突然)我举报——

小 陈 举报?

马小九 (惊)她她她虚报,不是举报。(拉孙毛毛一边),你举报我,罪加一等。

孙毛毛 不懂。

马小九 现在被查到是一车货,你我各半,罪也一半,要是我的再被查出,累计处罚,懂不懂?!(对小陈)我们吧我们……

小 陈 你们不是夫妻搞在一起,深更半夜另有情况吧?

马小九 不瞒你,我们(假装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正当关系,她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她的,都在这里了,就这点货。

孙毛毛 (对马小九)又说不正当关系,放你的臭屁!(对小陈)他在村东头堆了一船危险化学品,我陆运,他水运,比我还多!

马小九 (着急)傻瓜婆子傻到家了,真傻到家了……

小 陈 (手机通话)快,村东头,对,村东头……查封,立即!

孙毛毛 (对马小九)我宁愿加重处罚,也不愿让人说跟你这种人搞不正当关系。(对观众)他长得这么丑,什么东西,我跟他?!

[马小九气得直跺脚:“完了,完了……”

[警车声响……

宜兴市司法局

编辑:任虹
下载就送彩金的棋牌 送彩金扎金花 棋牌送彩金且可提现的网站 彩票大赢家 易迅彩票送彩金 博彩公司免费送彩金 申请免费自动送彩金 博彩送彩金38元 澳客彩票 ag娱乐平台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