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
2020-07-16 14:34:00  来源:法润江苏

美丽的初夏傍晚,小区公寓楼前边的居民别墅群中,大多人家正在吃着晚饭。在小镇菜场做南北货生意的老李,将小店关门打烊后,回到了菜场东边小区的家中。

老李见老婆阿珍在忙着做晚饭,忙了一天,颇感疲惫的老李,便来到自家二楼西侧外挑的阳台上,他点上一支烟,观赏着傍晚西天落日后的景色:西天的晚霞和美丽红云,如红色的海浪一般潮涌,老李心想,这样的景色,好比上了黄山顶看日出一样美丽啊。

“喂,把你们的臭钱带回去!”从后边公寓楼突然传来一声断喝。断喝声把老李的视线吸引了过去:随着二楼201室的阳台窗口的挥手扔出,眼前一团粉红色的东西,垂落在楼下黑色小车的前引擎盖上,“嘣”地一声崩列开来,散落在黑色小车边的路面上。

老李这才看清楚,散落在地上的是钞票呀!都是一百元面值的大钞!那辆刚发动的黑色奥迪A6小车上,马上钻出二个胖胖的中年男人,他们抬头向二楼201室看了一眼,口中轻声骂着什么,手脚忙乱地捡拾着散满了路面的百元大钞。老李惊讶地、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凭老李的经验估计,这满地的百元大钞,至少有2万元!老李看着他们捡了将近三四分钟,才把地上的钞票捡完,二个胖男人把另乱的钞票塞进了一个黑皮包中,然后,抬头冲着二楼轻轻骂了一声,双双钻进了小车中,一溜烟开出了小区,老李清楚地看到,小车牌号后边三个吉利的数字:**168。

第二天上午,整个菜场便传开了这样一个消息:到底是在土管局当科长的,家里钞票多的从窗户中往外扔,一扔就是二万块,好多人都捡到了,……

几天后,这条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市土管局领导的耳朵中,同时土管局纪委还接到一封匿名举报葛丰澄的信。局长叶之风是比葛丰澄早一年从部队中转业到局里的领导,比较了解葛丰澄的为人。在这天下午下班前的局党委会议上,叶局长举了好多能证实葛丰澄平日里对自身要求严格和抗腐反贪的事例,他说,“葛丰澄平日工作认真负责,原则性强,一丝不苟,待人平和热忱,说他受贿,我是不大相信的。”但是,感情归感情,局党委副书记兼局纪委书记的陈球却不这样认为。陈球的意见有二点:一是局领导的觉悟和敏锐感要高,不能凭表面看一个人,既然有人举报,自有事情的因果隐情,我作为局纪委书记,有责任搞清事情真相,这也是对下属干部的负责。二是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蛋,葛丰澄到底是不是有问题,必须审查后才能清楚,谁也不能打包票。陈球最后说:“这样的教训还少吗?我们不能给有嫌疑的同志打包票。”陈书记的话很有分量,也很有道理。

在场的七个局领导除叶局长外,都点头称“是”。一个多小时后会议结束了。

局里规定上班时间是八点半,被同事们戏侃为“葛老”的葛丰澄,每天总是第一个到局里。局党委会议后第二天早上,葛丰澄骑着那辆买了五年多的幸福摩托车,八点钟就到了局里。他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打了二瓶开水,泡上一杯淡茶后,刚坐下。

难得到监察科来的局纪委陈书记,来到监察科把他请了去。

葛丰澄站在离办公桌前一尺远的地方,双眼迷茫地看着坐在弧形大办公桌后边的陈球,平和地问道:“陈书记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事呀,”陈球严肃中略带狡猾的脸上一对眼睛闪着光,对葛丰澄说,“难道你葛科长不明白,作为一个局纪委书记找你,应该是什么事吗?”

葛丰澄既平静,又象开玩笑地说:“我怎么知道呢,你又没事先和我讲起过。”

“哈哈,你倒挺镇静的,”陈球有些温火,“不用我提醒了吧,你是一个老党员、老同志了,希望你把自己事情向组织讲清楚,以求宽大处理,好吗。”

“讲清楚?宽大处理?我有什么事情需要讲清楚宽大处理呢?”葛丰澄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地问。

约有一分多钟的寂默,室内的空气显的有些沉闷。

“有人举报,你利用职务之便刁难企业,收受贿赂,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一个老同志了,应该把事情向组织交代清楚。” 陈球站起身说。

听了陈球的话,葛丰澄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说:“这个事,哎,怎么讲呢,说我利用职务之便刁难企业,是根本没有的事嘛。至于贿赂,确实是有人来送过,但是我肯定没有接受,……”

陈球听后,打断了葛丰澄的话说道:“那你就先把这件事情先说一下,交代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葛丰澄平静地拒绝道:“陈书记,关于这事情,因为牵涉到一件案子,请你原谅我,暂时无可奉告。”

“无可奉告?你……!好吧,看来你是不想说了。”陈球站起胖胖的身子,转到葛丰澄身边,他拍了一下老葛的肩膀,神色严肃地说,“那你就到反贪局去讲清楚吧。”说完,走出了办公室。

葛丰澄转过身看着墙角的落地大钟,时针刚好指向八点半,心想着还有工作要做,随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下午刚过一点,市反贪局二位侦察员来到了土管局监察办,以核实情况为理由,请走了葛丰澄。突然发生的变故,让青年监察员小张和科里同事们目瞪口呆。监察科的同事们怎么也不明白“葛老”到底犯了什么事。第二天下午,反贪局二位检察官,又来局里找小张等科里人核实了一些情况。

葛丰澄被叫去三天了,没回来上班。监察科的工作虽然照常进行,可同事们的心中好似丢了什么。

第四天上午,葛丰澄突然精神抖擞地回到了土管局。进了监察科办公室的门,葛丰澄冲着正在忙碌的同事们大喝一声道:“喂!弟兄们,你们没良心呀,怎么一点也不关心我?”

正伏案做报表的小张,一见“葛老”回来了,一下蹦了起来。他丢下手中的笔,三步窜到“葛老”身边说,“葛老,你急死我们了,到底怎么回事呀。” 小张随手拿起葛丰澄桌上的茶杯,倒了一杯开水递给了老葛。

“是呀,是呀。”同事们齐声附和说。

葛丰澄微笑着接过小张递来的茶杯,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后说:“呵呵,谢谢大家关心,只是一场虚惊而已……”

原来,黑色奥迪A6小车车主是A镇的化工厂某老板。几年前,某老板在效区城乡结合部的B镇开发区圈购了三十多亩地,并把厂迁了过来。某老板在购圈土地过程中,以钱贿赂买通了B镇开发区c主任后,他将三十多亩购圈土地旁西北边缘的二十余亩滩涂地,私自无偿圈入了厂区内,并建了厂房,几年来一直相安无事。

前些天,葛丰澄在负责对B镇开发区转来的开发区租赁转让土地数据复核中,发现了这一疑点。因此,他对B镇开发区作了咨询核查。想不到葛丰澄的这一正常之举,无意间让B镇开发区c主任和某老板惊恐万分。c主任对某老板说:没有不贪腥的猫!经c主任向某老板授计后,便出现开头的一幕。但是,某老板上门行贿拉拢不成,便恶向胆边生,与c主任密谋了无中生有的匿名举报信,妄想搞倒正直的葛丰澄。

在反贪局,葛丰澄无奈地交待了当科长近五年来所经历的十多例拒贿事例,特别是详细“交待”了关于从自家阳台扔出二万元的事情。反贪局侦察员根据老葛提供情况,对南北货生意老板老李等小区居民,进行了调查,得到了证实。“葛老”告诉反贪局的领导说:本来,土管局监察科对某化工厂的违规圈用土地的问题,正在核实取证中。

葛丰澄反映的情况,反贪局迅速立案和侦查,B镇开发区c主任等有关人员几例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巨额贿赂,违规买卖土地的案子,迅速被侦破。同时,也证实了葛丰澄是清白的:葛丰澄任科长五年中,对土地监察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近五年来他与科里的同事,共纠正违现违法用地三十余例,拒绝贿赂十余次约计二十余万元。要不是化工厂某老板的一封匿名举报信,葛丰澄的这些事例还鲜为人知呢。

常熟市 浦仲诚

编辑:任虹
澳门赌场送彩金 手机彩票送彩金 hg平台送彩金 2019百家乐18元送彩金 2019白菜网送彩金 网上现金赌博送彩金 什么平台送彩金的 太阳城送彩金 送彩金彩票网 微信pk10机器人漏洞